• <xmp id="k0ke8"><nav id="k0ke8"></nav>
    <nav id="k0ke8"><strong id="k0ke8"></strong></nav> <xmp id="k0ke8"><menu id="k0ke8"></menu>
    <menu id="k0ke8"></menu>
  • <xmp id="k0ke8">
  • 規劃師:一門尷尬的職業

    時間:2009-01-22

    作者:王富海

    [備注]:此文發表于《規劃師》1998年4月

    規劃師,作為一個職業,工作的對象是城市。城市是有形的物質和空間,也是無形的歷史與文化,更是人類生存的一種形態。規劃師們大都懷著一個樸素的信念,希望城市象得到良好滋養的有機體一樣,協調、平衡、茁壯地成長,希望每個市民都能安全、方便、舒適地生活,希望完好保存城市的歷史精萃,盡快解決現存的諸多問題,創造人類生棲的美好明天。幸虧有人發明了一個詞叫“可持續發展”,用它來概括規劃師的理想,再貼切不過。于是規劃師在工作室里總覺得自己居
    高俯瞰,把城市看成可解讀可創造的圖畫。然而,每每走到屋外,以一比一的尺度(假設對缺乏權力和財力造成的折減忽略不計)處理問題,頓時茫然無助。對于任何為公眾理想而工作的行業來講,現實總是殘酷的,而規劃工作的基本方法,就是系統地發掘現實中的不當,并提出在根本上解決問題的辦法,盡管這些辦法常常停留在想當然的層面。如此理想化的職業,本應是文學的、藝術的,而城市規劃工作偏偏是技術的、行政的,甚至正在走向更為冰冷的經濟范疇、法律范疇——如此這般,還能保持童貞,規劃師們真的應該佩服自己!

    回到現實來考量,規劃師們實在應該抽空同情自己一回,因為他們注定要工作在矛盾當中,很尷尬。

    規劃是什么?思維者、技能者、理想者、行政手段者,各有所論。規劃本來是一種行為,或者說是人類任何主動行為中的一個環節,是盤算,是計劃,是權衡。人們一般理解的“城市規劃”,專指城市建設過程中的一個環節,“規劃師”的職業只存在于這一特定領域。而城市發展與建設中的各個環節,從確立目標,到決策,到各類開發修建,都要籌劃,都有規劃行為。“規劃師”的工作職責根本不能控制城市建設的全過程,只能規劃“目標”而不能規劃“行動”,豈不尷尬?即便規劃工作真的如很多文章里論述的那么重要,放到城市建設中大而概之,“這種”規劃行為應當猶如人體活動中腦子的地位,不象五官四肢般直接操作,而起到判斷和支配作用。但在現行體制中,規劃行為并沒有被放在頭部,具體安排在哪兒,各有各的理解。錯位如此,能不令規劃師尷尬?

    現行的規劃原理、規則和方法,令規劃師心目中只有一種結果,即理想的、“可持續發展”的結果。于是每次規劃時面對著現狀的一片瘡痍,信心十足地描繪美好圖景,若干年后很有耐心地再一次把瘡痍變成圖景。讓人吃驚的是,城市并沒有因規劃師認為“瘡痍”而停止運轉,相反卻經常顯現出更加強大的生機。城市生活的真正多樣性,并非規劃師的理想所能窮盡,越不發達的社會,人們對環境的適應能力越強,規劃理念與建設結果之間的差異越大,規劃師對城市的專業理解越遠離廣大市民的認識。中國的城市剛剛在社會經濟發展中取得主要地位,規劃必須有相當的容忍度,規劃師必須要有相當好的心理素質。

    然而規劃師畢竟是理想主義者。面對理想與現實的差異,他們表現出了巨大的自我約束精神和強烈的自我完善意識。幾年來,規劃界議論的熱點問題不斷轉換,恨不能把任何影響城市發展和規劃工作的因素都攬人囊中,從國外各種規劃理念及方法的引入,規劃內容與成果的廣泛探討,到規劃教育改革和規劃師個人素質的提高,到規劃的實施體制、規劃機構中的技術構成(執業制度),再到規劃的法律制度等,層出不窮,但這些探討僅僅限于前瞻方面,極少對過去的檢討和對自身的反省。象極了中國足球,昨天體能,今天素質,明天戰術,再就是心理、教練、裁判、職業化等等,逼急了就對著國旗宣誓。中國城市規劃思想與方法的起點,就是對城市“合理結構”的簡單經驗,時至市場經濟洶涌而來,規劃師無法理解城市建設機制的革命性變化,不具備對各種現象、因素乃至深層社會經濟背景進行研究的能力,依然拿著理想化的樸素經驗“向權力講述真理”,請問,規劃師手中的真理究竟是什么?回顧剛剛走過的路,1992—1995年遍及全國的“開發區”熱、房地產熱,曾帶來城市規劃的“空前繁榮”,規劃師的職業弱點也空前暴露,對此,我們是不是該深刻地自省一番?

    城市規劃之于城市建設屬上層建筑范疇,對應城市建設機制的巨大變化,近年的規劃機制反應不夠,規劃工作的整體組織不力。編規劃的靠電腦把成果打扮得整齊漂亮,越發有賣相,不論可行與否,以    為例侃上一通,最實惠的是可以接點私活貼補家用;管規劃的一面對政府行為中行政原則踐踏技術原則產生些憤慨,一面也頗得意于市場發育而烘托出的權力;論規劃的陶醉于對知識爆炸中新鮮信息的文字處理,在想象的空間中指點江山,不屑于做做中國城市和城市中的人也好、物也好、流也好的些許基礎研究。規劃行業的各級組織者疏于將幾大塊組成合力,規劃的內部運行機制遠未完善,懲論影響國民經濟社會發展的管理與決策架構,又怎能在政府轉變職能后更為開放的規劃模式中發揮協調作用?

    觀念超前了,體制跟不上;作法超前了,理論跟不上;作用超前了,地位跟不上;這是規劃工作面臨的困境。

    干著今天的,想著明天的;干著自己的,想著別人的;干著本職的,想著領導的;干著單項的,想著全面的;這就是中國規劃師的尷尬。

    [收稿時間:1998年8月]

    黄金价格查询今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