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xmp id="k0ke8"><nav id="k0ke8"></nav>
    <nav id="k0ke8"><strong id="k0ke8"></strong></nav> <xmp id="k0ke8"><menu id="k0ke8"></menu>
    <menu id="k0ke8"></menu>
  • <xmp id="k0ke8">
  • 規劃海鮮20期 | 行動規劃之漸進規劃

    時間:2018-06-27
    規劃海鮮20期 | 行動規劃之漸進規劃

    全文1500字,閱讀需要3分鐘


    漸進規劃是規劃范式思辨的產物。綜合的理性規劃思想[1]作為現代城鄉規劃的基石,至今仍是國內外十分常見甚至主流的規劃指導思想。但“綜合”——全面考察影響城市發展的各方面要素及其關系變量——的現實可行性卻一直遭到懷疑和批判。實踐表明,規劃與其站在遙遠理想之處遠程發力“拉動”城市,遠不如走進城市參與“推動”城市改善的效率高、效果好。因此,漸進規劃認為,不能將規劃目標與實現手段割裂,規劃不是為了實現崇高的目標而進行重大的改變,而是通過一種“連續有限比較”的方法,將關注點放在漸進式的、切實可行的方案上,使新的決策實施后優于現狀[2]。

    在實踐中,漸進規劃的興起也是城市發展趨勢所致。二戰后,歐洲大部分發達國家在城市恢復擴展期也都曾延續了目標規劃模式,但不久又相繼轉向不同提法、操作微異而類型相同的近期實操型規劃模式,姑可統稱為“漸進式規劃”。而今,中國的城市發展也到了類似的階段。一方面,城市空間擴張普遍進入尾聲,存量階段下政府壟斷土地一級市場的局面不再,意味著建設重心從拉開框架轉入增容夯實階段,再發展的土地資源主要來自二級甚至三級市場,規劃不再由政府單方面決定;另一方面,隨著城市治理時代的到來,規劃也需要在多元主體格局和市場環境下發揮更加有效的作用。因此,未來的規劃路徑也將更多的體現出漸進規劃的思路,通過協調確定共識目標,根據實際制訂行動方案。

    我們所需要的“漸進式規劃”并非一類規劃品種,而更像一個規劃平臺或一套工作機制——基于城市現狀,按照國家大政方針和城市發展決策確立短目標,各方共同協商確定建設需求和供應,由城市規劃做出統籌安排,并會同政府綜合部門制定實施計劃。其特點是周期短、任務實、操作強,出現缺位或偏差可以在本期或下期及時調整,短期剛性,長期柔性。按照二八定律,每一期都能抓住城市發展需求的關鍵點,期際疊加,形成城市發展的理性邏輯。

    可以說,“漸進式規劃”最能體現城市建設發展轉型階段下行動規劃的實踐特征。其核心理念就是面對階段性目標和問題,立足可行性的供需匹配,強調運用“評估——決策——行動”的滾動工作方法,以期實現精準規劃、從容建設的目的。要轉向“漸進式規劃”模式,需對現行宏觀規劃體制做“大手術”:

    ——“漸進”是近焦距的,并不代表沒有方向沒有目標。但總體層面規劃只需要建立模糊的目標,確定大的結構目標,劃定發展的底線與終線邊界,作為“干到底”的“一張藍圖”。在期限上也可靈活,2049、20XX均有效,但別同時都做,太浪費。


    ——近期建設規劃的地位應大大提升。要上升到和國民經濟與社會發展規劃(五年規劃)并列為政府施政的“雙協調平臺”,同時由地方人大審批,強化空間統籌工作在城市發展中的關鍵作用;要成為城市“多規合一”的統籌平臺;要作為微觀層面法定規劃的依據;要作為“雙修”工作的策劃平臺。

    近期建設規劃的地位應大大提升,要上升到和國民經濟與社會發展規劃并列為政府施政的“雙協調平臺”

    ——以“城市雙修”作為漸進式規劃的突破口?!俺鞘须p修”即“生態修復、城市修補”,概念發軔于中央城市工作會議,實踐肇始于海南三亞的試點探索,至今已近三年。自新型城鎮化提出以來,國家層面所倡導的各種類型項目、試點工程層出不窮,但“城市雙修”對于城市規劃轉型的價值不能與海綿城市、綜合管廊、特色小鎮等其他試點等同視之,重點在于“雙修”在工作理念和組織方式上是對過去的目標導向型規劃的重大改革。借“雙修”建立和完善新時期城市建設的模式,推動紙上規劃的“入世”,堅持幾年必有大成效,很可能成為未來有中國特色的“漸進規劃”實踐。


    [1]語見孫施文在《理性規劃》一書中的《序論:規劃的理性與理性的規劃》。
    [2]語見林德布洛姆(Lindblom)在《政治與市場:世界各國的政治經濟制度》一書中關于“兩種模型”的論述。



    黄金价格查询今日